井、

长大之前,懂事之后

读高中的时候,我们还生活在老家。每次放假回去都要去看看奶奶。她说,我给你们留了锅巴。她会算着哪天周末了,孙子孙女们该回来了,等着我们回去吃锅巴。每次去看她,走得时候奶奶就回站在大门前跟我挥手,对着回头也同样跟她挥手的我笑。我不知道她对着我越走越远的背影是不是也满是微笑。

老家拆了之后,我们搬到了镇上。奶奶说,再也吃不到她用草锅煮饭留的锅巴了。

今天下午去给奶奶洗头发。她拿出一把塑料的粉梳子来,这把梳子我小时候也用过,奶奶说得意的这把梳子用了好多年啦,你姑姑小的时候就有了。她说姑姑要给她买新的,她说我舍不得扔。洗完头发之后跟奶奶一起洗了脚,突然很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也跟奶奶一起洗过脚。

临走时我在门口跟她说再见,下楼后一如往常跟她挥手告别。只是,她在五楼高的窗户边,而我依旧越走越远。

只觉得这样的时光应该要好好珍视,认真对待。
每一次的陪伴和道别都应该要认真对待。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