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

古怪

三月楼:

大方向前看:



吧唧:















SIDE·A








 








王源觉得王俊凯最近有点古怪。








 








在食堂好好的吃着午饭,王源兴致缺缺的和往常一样把盘子里的肉挑来挑去丢到王俊凯的盘子里,自己伪装成一只兔子那样努力的往嘴里塞各种绿色的蔬菜。王俊凯却没像以往那样对学校食堂的手艺宽宏,包容的狼吞虎咽,他捏着自己的筷子看了一会,脸色阴郁,片刻后把筷子往桌上一拍:“不吃了!”扭头就走,椅子都被他踢得哐当一响。








 








王源诧异的含着一口菠菜抬头望着他远去的背影。








 








“源哥……凯爷他是怎么了?”坐在旁边的小弟过了好一会才敢试探的开口问。








 








王源茫然的摇摇头。








 








他觉得很不可思议。








 








第一,王俊凯居然没把饭吃完。








 








第二,王俊凯居然有事没告诉他。








 








午休的时候,王源扭头看了趴在邻桌睡觉的王俊凯两次,没忍住,拿瘦的突出的手肘戳他:“哎。”








 








“嗯?”王俊凯迷迷糊糊的抬头看他,睡眼惺忪。








 








“你怎么回事?你生什么气?”








 








王俊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没醒,又看了他好一会,最后瓮声瓮气的憋出一句:“没事。”








 








王源气的差点白眼翻到天灵盖。








 








“哼。”王源颇为不屑的从鼻子里哼出一个气音。








 








这天之后王俊凯变得更不对劲了。








 








首先是放学时候隔壁那个在王源看来长得并不怎么样的校花在学校门口第三次给他递情书的时候,他没像前两次那样长腿一跨,骑上单车,掉头就跑,怂的很潇洒。他犹犹豫豫的伸手把情书接了过来,王源觉得那个校花身后的亲友团就差礼炮十八响,奏乐庆祝了。








 








王源站在校门口,歪着头看校花脸颊绯红的站在王俊凯身边难掩激动的说个没完,王俊凯偶尔点点头,愣一下。








 








王源又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你看他那傻样,给人钓了还不知道。








 








这次换他掉头就走。








 








第二天王俊凯打着哈欠把书包往课桌一甩:“数学作业给我,帮你对下答案。”








 








“没写。”王源神色镇定。








 








王俊凯用一种很不可思议的眼神看他:“你回家不写作业你干嘛呢?”








 








”你管我干嘛呢?“王源似笑非笑。








 








王俊凯睁大了眼,他能感觉到眼前的人要是个什么小动物,此刻全身的毛乍然竖起,尖的像刺。








 








于是王俊凯也没了什么好脸色:“随便你,老李逮人逮的多严你不是不知道,错五题以上都要办公室谈心,你胆子倒是挺大。”








 








王源当然不能不写作业,但是没了王俊凯的参考答案修正,那错误率也算壮观。王俊凯金口玉言,他被老李挨个把错误详解完毕,灰头土脸的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每个教室早就落锁,空无一人。“你高二啊,还是跳级上来的,本来就怕跟不上,你数学再拖后腿,明年高考可怎么办啊你!”余音三日不绝,绕在他耳朵旁边,像咒语。他摇摇头想把这莫名其妙的声音摆脱出去,就看见走廊尽头王俊凯站在窗边远远的看着他。








 








王俊凯冲他笑了一下。








 








王源被老李耳提面命了两个多小时没哭,现在突然有点鼻子酸。








 








他迎着那个笑走过去,低着头,声音也软软的:“走吧。”








 








走到校门口他就后悔了,校花一个姑娘家,放学不早早回家,到男校门口晃悠这么大半天,什么居心?








 








校花看起来倒是挺热情,歪着脑袋对他挥手:“HI,王源吧,我们学校可多女生暗恋你呢。”








 








王源还没来得及客气,王俊凯先嗤笑了:“切,就他这样,还有暗恋他的?盲人吧?”








 








这不是他第一次吐槽王源,王源也不知道为什么,心头一阵古怪的怒火顿起。








 








他不紧不慢的说:“是,我哪配被喜欢啊,不像某些人一封情书都要三次才收。”








 








校花的脸噌的一下就红了。








 








王俊凯倒是没反应过来,疑惑的看着他,王源直接把头扭过去。








 








王源一路没怎么说话,听着校花滔滔不绝的和王俊凯聊天。这姑娘是真的很会聊天,王俊凯平时除了吐槽自己,就闷得像个葫芦,语文老擦及格线过,一句话里没有三个“然后”人生都不完整,居然慢慢的也能和她聊上几句。








 








他们从路边的池塘聊月亮,从飞驰而过的赛车聊游戏,身边登对的俊男美女居然还有同样的游戏爱好,他们聊得那个王源玩过,是因为王俊凯没完没了的在他身边推荐,他终于也试着去玩,玩的不好,王俊凯周末到他家联机打了几次,一个嫌弃对方水平,一个压根没耐心不想陪玩,不了了之。王俊凯满腔热情终于找到了能倾诉的知己,王源惊讶的发现他能连说三句话不用“然后”这个词。








 








“王源呢?玩的怎么样?”校花可能发现冷落了他,笑眯眯的想邀请他加入讨论。








 








王源脸上没什么笑,摇摇头:“玩的不好。”








 








“他可能玩的还没你好呢,他只能玩那种手机游戏。”








 








王源心中警铃大作,来了,来了,他又要忍不住发火了。他试图安抚自己,这只是很平常的,“王俊凯例行吐槽”而已,你不要在女生面前这么在乎面子,他之后会变本加厉的笑死你的。








 








等王源努力压制住情绪的时候,他俩已经换了个话题,聊起了上周才上映的爱情电影,缠绵悱恻,温柔感人。








 








“你是和王源一起去看的么?”校花好像就这么随口一问。








 








“是啊。但是他不喜欢看,还一直叽叽咕咕的让我跟他剧透。他宁愿去电影院看喜洋洋。”








 








“啊?”校花眼睛都笑弯了,“这么大了还看喜洋洋啊?”








 








王俊凯拖着长音回答:”是啊~他可喜欢看那个了,爱情电影什么的他不爱看。”想想又补充,“他跳级一年的,还小嘛。”








 








哦,比你小一岁嘛,你喜欢的游戏我都不喜欢,你爱看的电影我也看不懂,不过反正都有人陪你喜欢啊。








 








王源彻底放弃了安抚自己的计划。








 








他看见王俊凯推着单车,侧过头笑着看他,好像等他像之前一样咋咋呼呼的否定,不是啊,没有啊,你不要乱说。他觉得那俩虎牙怎么看怎么刺眼,怎么让人生气。








 








笑什么笑,闭上嘴是会扎嘴是吧?








 








“哦,那你下次不要叫我一起看电影了。”王源脸上的温度能结冰,他不是在开玩笑。








 








王俊凯一秒钟就收了笑,脸色沉沉的,看不出什么心思。








 








校花明显感应到迅速变得凝滞尴尬的气氛,又努力的转移了别的话题,可惜收效甚微。王源懒得开口,王俊凯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心思,偶尔搭两声,心不在焉,没法继续聊天。








 








校花就这样百般遗憾的坐上公交车冲两个并肩站着的少年挥手告别。








 








王源盯着远去的公交车:“怎么?不送你女朋友回家啊?”








 








“他不是我女朋友。”王俊凯踏上单车,回头示意,“上来。”








 








“干嘛?”








 








王俊凯愣了一下:“带你回家啊。”








 








王源倒退了两步,以示抗拒:“我自己走。”








 








王俊凯一只腿长长的伸着点地,扭过身子问:“你怎么回事?平时不都是我带你回家的么?”








 








“明天我也可以自己骑车上学。”王源答非所问,畅想自己的计划。








 








“你想都不要想!你上次自己骑车过路口的时候给骑车蹭的差点直接去医院,你一边骑车一边想心思,你命大啊!”王俊凯气的说话声音都重了不少。








 








“我怕影响你和你女朋友约会!”王源跟着声音大,听起来简直像吵架。








 








“她不是我女朋友!”王俊凯看起来特别不耐烦,伸手拽住他的胳膊,“王源,你怎么回事?就算我有女朋友,这有什么关系?这不是很正常么?”








 








王源如遭雷殛。








 








原来这古怪的原因是,这原本应该很正常。








 








他同学,他同桌,他死党,他兄弟王俊凯,就算有了个女朋友,虽然他现在死不承认,就算他和兄弟带着女朋友和他一路同行,调侃聊天,这都很正常啊。








 








他应该也很开心,跟他们谈笑,然后捶捶王俊凯的肩膀说,居然让你小子先找到女朋友啊,下次记得请吃饭。就像他对好几个发小做的那样。








 








这很正常啊。








 








但是他笑不出来,他不仅笑不出来,他想狠狠揍王俊凯一拳,然后再抱着他大哭一场。








 








可是他有什么理由怒火中烧。








 








王俊凯还在追问他:“怎么了?王源?”








 








我该怎么告诉你我怎么了?我难道要说,你有了女朋友之后,就别再来找我了。你去对别人好吧,你的好我不要了。








 








这不正常。








 








王源害怕的说不出话来。








 








他摇摇头,什么话都没说,挣脱出王俊凯的手,掉头就跑。








 








王俊凯在远远的地方喊他,快听不见了。








 








他跑的很快,跑到他恍惚觉得自己的气管炎快要犯了,可是他不敢停下来。








 








他怕一停下来,身后那些不知名的妖魔鬼怪就追上他,要吞噬他了。








 








这实在是太古怪了。








 








 








SIDE·B








 








王俊凯觉得王源最近有点古怪。








 








他后来一直在想,这种不对劲的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回想了很久,想明白了。那天体育课,他跑完圈,晃悠悠的在操场边踢腿散步,眯着眼看王源远远的以红军长征两万五的悲壮表情跑在后面,他还差整整一圈。








 








王源累的呼哧呼哧跑过他身边的时候他笑着问:“哮喘犯了吧?哮喘是不是犯了?”








 








“那是气管炎!傻!”王源擦着风跑过去,声音又远远的被风送回来。








 








王俊凯一脸的笑没忍住,就听见身边小弟也跟着噗嗤笑出来。








 








王俊凯有点好奇的探过头去,看他低着头拿手机刷朋友圈,只看了一眼,眼睛就瞪大了。








 








“这是什么?”王俊凯一把抢过他手机,震惊的盯着屏幕。








 








“啊……隔壁女校的……我加了她们微信。”








 








“不是,”王俊凯一脑袋乱麻,“我是问你,她们怎么会有我和王源的照片?”








 








屏幕上是张视讯截图,截的不怎么讲究,王源对着屏幕乖乖的抿着嘴坐着,王俊凯站在他身边指着屏幕看起来颇为开心的说着什么,就是这么一瞬间。发图的人没附带文字,同时发了两个眼冒红心,和两个喜极而泣的微信表情。








 








小弟有点惶恐的看着王俊凯用力到泛白的手指,生怕他把手机捏碎了。








 








“我不知道啊。不是你截图的?”








 








“谁截图这个啊。那天王源在我家打游戏,正好我和兄弟视频,就没让他让开。”








 








“哦……”小弟了然于胸,“那就是你兄弟截图给她们的呗。你不知道,隔壁女生可疯了,都说你俩……谈恋爱。你俩一起放学回家的时候,全都躲门口偷看,拍照,她们朋友圈全是这个!还交换照片。连你们下课勾肩搭背的照片都能拍到。不过你和源哥感情是好哈,好的跟同性恋似的。”








 








他看了一眼王俊凯的脸色,又小声问了句:“你们不是同性恋吧?”








 








王俊凯脸上看着倒是没什么表情,就是脸黑的可以。








 








他把手机往小弟怀里一扔:“以后他也不是我兄弟了。”








 








王源刚好跑完步,站在操场边仰着脖子给自己灌水。刚长成的小小的喉结,像漂亮的小滚珠一样上下滚动,王俊凯站着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会,感觉王源看起来和平时好像不大一样,具体哪不一样,他也说不出来,好像他发梢的每颗汗珠,在太阳底下,都在发光。








 








这种古怪的感觉一直维持到中午吃饭的时候。








 








王俊凯自己坐在那生闷气。他和一个玩的挺好兄弟绝交了,因为这人为了讨好姑娘,把王源扯进风言风语里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生气,但他不能说,这是他交友不慎,他不想让王源失望,鄙夷,看不起他。王源开玩笑喊他大哥,他就觉得自己要十项全能,尽善尽美。








 








他一个人莫名其妙气的快饱了,王源看起来一无所知,半张着嘴在那挑青菜吃。就是这一刻,就是从这时候,王源变得不一样了,变得很奇怪。王俊凯发现自己的视线被牢牢粘着在王源嫩粉色的嘴唇上,像樱花的颜色,一张一合,唇角上勾,不动的时候都像是在笑。








 








这太奇怪了,他和王源同班同桌了两年,好像才第一次看见他的嘴唇长什么模样。这好像根本不是平常的王源。








 








王俊凯烦躁的怒气值快冲破顶峰了,他把筷子一拍,忍无可忍,直接跑了。








 








放学的时候,他看见那个毫不厌倦,几乎有三顾茅庐精神的校花又一次出现在门口,捧着一封粉色的信。那信封的颜色让他想起了王源的唇色。他犹豫的停下了脚步。








 








他觉得,可能不能只怪王源,明明自己也有点不对劲。自己是不是太粘着他了,做什么都要在一起,难怪别人瞎说。如果有个女朋友,是不是精力就分散多了,王源作为他兄弟,也能有比较多时间自己的生活了?








 








“你们不是同性恋吧?”这句话整整一个白天都没散掉,好像又绕回了他耳边。








 








王俊凯终于伸手接下了那封粉红色的信。








 








他觉得一切都应该恢复正常了。








 








可是王源变得更不对劲了。








 








从那天送他回家的不告而别,他从此就没给过王俊凯好脸色。








 








他之前虽然很少喊王俊凯大哥,喊一声都像是开玩笑,也不跟着别的人喊他凯爷。但是从来都是乖乖的好听话,不用多费心。男孩子之间,各种冲突矛盾,不是没吵过架,但是最先服软和好的,也总是他。








 








这次他们甚至没有一个像样的吵架由头,第二天王俊凯来学校的时候,敏锐的感觉,王源不想搭理他了。








 








他们之间的对话具体呈现为:








 








——“下节谁的课?”——“自己看。”








 








——“放学我等你?”——“我有事。”








 








——“帮我把数学卷子收一下。”——“你自己收。”——“我急着去办公室有事!”——“吼什么!那让别人帮你收!”








 








王俊凯觉得自己是不是最近太烦人了,总麻烦王源,可能他叛逆期也到了,这相处方式是有点不对。他决定做一个好大哥,宽宏大量,不跟他计较这些鸡毛蒜皮的。








 








直到上语文课,王源给钢笔灌水的时候笨手笨脚的打翻了墨水瓶,几滴深蓝色的墨水溅到他雪白的校服衬衫上。洁癖患者王俊凯掏出纸巾递给他,止不住的笑:“你怎么那么傻。”








 








他眼角瞟都没瞟,冷静的举手告诉老师自己要去清理衣服,然后昂首走出了教室。








 








剩下王俊凯手里捏着纸巾,愣愣的看着他,风一吹,像一面小小的,投降失败的白旗。








 








王俊凯的脸色跟着冷了下来。








 








就这么不像样的,凑活过了三天,王俊凯实在受不了了,他快疯了。他一头雾水,但是决定再投降一次。








 








“周末一起出去吃饭吧,新开了家面馆,听说挺好吃。“








 








他讲的这么直白,姿态放得这么好,王源反而不知道该怎么严词拒绝。他愣了一会,可能也觉得自己这些天无理取闹的太过分了,不想和他继续吵了,然后轻轻点了下头。








 








王俊凯挺开心,他觉得王源还是王源,没变,乖乖的,只是这次服软的时间长了点,不过没关系嘛。吃个饭,再回来打个游戏,还是好兄弟。








 








他一直开心到出门前系鞋带都哼着歌,然后接到了校花的电话。








 








他不承认校花是他女朋友,确实称不上是。充其量,只能算是个比较没那么无聊花痴的女性朋友,本来想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这几天王源一闹,他焦头烂额,连自己要过人家姑娘电话这事都忘得干干净净,最后还是人家先打过来。








 








校花寒暄了两句,问他干嘛,他说准备和王源一起出去吃饭,校花紧跟着就问我去是不是不太合适。








 








王俊凯想了一会,觉得拒绝女生不太礼貌,何况本来也就是吃个饭,不是什么大事,就说一起来吧,没事。








 








根本就不是没事的样子。








 








王俊凯满心抱着王源和他和好了的心思来的,刚看见王源远远过来的身影笑意都藏不住,王源好像对两个虎牙有雷达感应,也笑,笑的雨过天晴,晴空万里,王俊凯顿时觉得舒心,自己都多久没看过这种笑了。








 








然后他终于看清了王俊凯身边还站着一个人,他不笑了。








 








王俊凯所有神经末梢的警铃都在响。








 








然后整整一天,他不仅不笑了,他彻底不和王俊凯说话了。连互呛都不屑。








 








他沉默的跟着其他两个人走去面馆,一个人低着头走在后面,踢石子玩。王俊凯没忍住回头想催他,又感觉自己好像声音稍微大一点,就会吓到他,硬是忍下了下来。








 








他这一整天说的第一句话,是在吃面的时候,校花给自己加完醋,把醋瓶子往他那一推,问王源你要么?








 








他礼貌的回应:“谢谢,我不吃醋。”








 








“永远不吃醋?”王俊凯还是忍不住,语带双关的凑近了调笑他。








 








他一点反应也没有,漠然的抬头看了王俊凯一眼,低下头吃面。








 








王俊凯彻底懵了,他甚至想说,你不是最喜欢反驳我么?你不是很喜欢和我吵架么?你呛回来啊,你这样若无其事是怎么回事?








 








但是电光火石间,在这段对话里,他好像差点抓住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像一束光,在浓雾里瞬间穿行而过。








 








他迷迷糊糊的思索着。








 








吃完饭,校花说自己下午还有补课,先走一步。王源低着头坐在位置上,没动,因此王俊凯也不想动。








 








然后王源说了今天的最后一句话。








 








他说:“王俊凯。你说得对。这挺正常的,和女朋友,和兄弟一起出来玩之类的。我是有点怪,这几天脾气也不怎么好,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








 








王俊凯刚想说,没事,我早就习惯你了,你三不五时不跟我闹一场我还觉得别扭。他又补充完这句话。








 








“我下个月可能会申请转学,接下来我就要在学校准备准备办手续,可能有点忙。以后没什么事,我们就不用特意见面了。”








 








王俊凯呆住了。








 








他神经末梢上的警报终于响完了,现在陷入麻木状态,手,脚,眼,耳,全都一动不能动。








 








王俊凯直到一个人走回家,他都疑心王源是在耍他。








 








直到他发现王源确实开始频繁的出入办公室,教导处,带着一沓厚厚的文件。








 








王源越来越少来上课了,有时候课上到一半,王俊凯会默默的盯着身边空出的座位出一会神。王源做了一半的卷子还窝在桌肚里,王俊凯慢慢伸手,把翘起来的拐角抚平,一遍,又一遍,他跟着这张写着隽秀【王源】两个字的卷子,好像一起平静了下来。








 








这个月的最后一天,王俊凯在操场上体育课,远远的他看到一个清瘦的人影走去校长室,王俊凯翘了课。








 








他在走廊的柱子背后等了一会,看见王源和校长一起出来,校长拍拍他的肩膀,和他握握手,说了两句什么惋惜勉励的话。王源一直在道谢,说给老师们添了不少麻烦,谢谢您。








 








然后他听见校长说:“回去把东西收拾收拾,转学到了新学校,也要继续努力。”








 








王源很点点头,抿着嘴,眼睛亮亮的,这就是他认真时候的表情。








 








校长走了,整个走廊除了藏匿在阴影里的王俊凯,没有别的人。王源站了好一会,王俊凯不敢猜他在想什么。








 








他走了两步,到一个稍微暗一点,没人会注意到的角落,从裤子口袋里,居然掏出了一盒烟。








 








他像一个老练的成年人一样点着了一支烟,但是夹烟的手势泄露了他的生涩。他颤颤的夹着那支烟,还是不敢吸,在几个手指间翻来覆去的摆弄,烟蒂都长长灰灰的凝了一截。








 








王俊凯忍无可忍,终于走出来:“你哪来的烟?你气管炎不能抽烟不知道啊?”








 








王源压根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猛地被他吓到手一抖,一截烟蒂就断了,烫在他指尖。








 








然后他像故意证明什么似的,飞快的把烟含在嘴里,吸了一口。他不会,接下来就被呛到,咳得昏天暗地,眼圈都红了一圈。








 








王俊凯从一开始就紧紧盯着那支燃了一半的烟,看着它被放到王源的双唇之间,米白色的牙齿一紧就咬住了它,王源的嘴唇湿漉漉的泛着粉色,咳嗽的时候舌尖也跃跃欲试的探头探脑,是比嘴唇深一点的粉色。








 








那支烟被从他的唇边拿出来的时候,好像也是湿漉漉的。








 








王俊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








 








他伸手就夺过了那支被王源吸了一口的烟,放到了自己嘴里。








 








然后他也咳了个肝肠寸断。








 








两个十几岁的少年,在一个古怪的场合,以一种古怪的理由,分享了人生中第一口尼古丁的滋味。








 








王俊凯自己咳完,才顾得上管人:“这么想变成大人啊?学什么不好学抽烟,高兴么?抽完开心么?”








 








王源倒是一直断断续续的咳,怎么也停不下来,他固执的扭过头,靠在栏杆上,坚决不与王俊凯眼神接触:“咳咳……我……咳……我以为抽完会开心啊。”








 








王俊凯扭头就走。








 








王源没动,靠着栏杆,一个人咳了好一会。








 








果然人不能和自己较劲,装什么颓废,玩什么深沉,王源郁卒的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个口罩认命的带上。








 








自己这就是犯病,从各种意义上。








 








他把教室里的东西收拾好的时候,王俊凯还是没有回来。他回头望了王俊凯的课桌,三眼,不能再多了,他告诉自己。他甚至刻意反反复复,磨磨蹭蹭的拖慢了动作,但是王俊凯没有回来。








 








他背好书包,终于走出教室的时候,暮色四合,日光渐拢。








 








他走的很慢,前门是刚刚放学,热热闹闹的拥挤人群,都是老同学,旧相识,说不定还有几个自己的小弟,他选择从后门走。








 








刚走到后门,他听见有人在头顶喊他:“王源。”








 








王俊凯坐在后门边的矮墙上,两条长长的腿晃晃悠悠的垂着,单车随意的靠在墙边,他在笑,笑的特别温柔,就像每次等王源放学一起回家一模一样。








 








他往王源怀里扔了个东西:“接着。”








 








王源差点没接住那个小盒子,捧在手里才看清,那是一盒药,他常吃的那种。








 








王俊凯一个跃身从墙上蹦下来:“都快停产了,找了几家药店都没买到,你能不能让人省点心,学抽烟吧,哮喘是不是犯了?”








 








“是气管炎,傻。”王源从口罩里闷出来的声音,听起来居然像要哭。








 








王俊凯叹了口气:“我是傻,你说你不吃醋我都信。”








 








他走到王源面前。








 








一把把王源搂到怀里。








 








王源怔住了,然后就开始拼命推他。








 








“别动,别动了,你别动!王源!”王俊凯突然厉声,王源这两年适应出来的习惯,忠实的履行着自己的职责,脑子里还在尖叫,身体真的不动了。








 








王俊凯又叹了一口长长的气,把王源抱得更紧了一点,那力度简直称得上想把他箍进自己的身体里,王源不敢喊痛。








 








“我说你闹什么呢,你闹什么呢,生气又不说,还想跑。”他的嘴唇紧紧贴着王源的耳朵,几乎像是半含着他的耳垂,模模糊糊,小声的在说话,“你也不聪明,你怎么不告诉我呢?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我喜欢你,这好像不大对,但是我好像真的喜欢你。请你不要对其他人好,只对我一个好,因为我和其他人不一样。这种话,我要怎么告诉你。








 








王源想哭了。








 








于是他真的哭了。








 








他把脸埋在王俊凯的肩膀,毫不客气的在他无比熟悉的温度里流眼泪,他好像要把这么久的委屈,害怕,惶惑,不舍得,全部哭完。








 








王俊凯紧紧抱着他,慢慢的揉着他的头发,他就在这种安抚中,奇异的安宁了下来。








 








“王俊凯,我们是不是再也做不成朋友了?”王源在他的肩窝里哽咽的开口问。








 








王俊凯微笑了一下。








 








“是,但是你以后可以开始做我的男朋友。”








 








这真是一个古怪的答案。








 








但是青春,它喜欢把所有结束,转折成另外一个,更美妙的开始。
















——END——








也是篇心塞时候的祈愿文













评论

热度(3468)

  1. 清风Karroy_0715 转载了此文字
  2. 井、三月楼 转载了此文字
  3. 上天入地无所不能Da77三月楼 转载了此文字
  4. 初心小清新_最开心 转载了此文字
  5. 三月楼大方向前看 转载了此文字